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健康 热评

朋友圈拉票衍生“专业投手” 拼人气还是在营销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2-09 10:55:26
摘要:朋友圈中的投票信息五花八门。截图来自微信朋友圈 原标题:朋友圈拉票衍生专业投手 拼人气还是在营销? 中新网北京12月9日电(汤琪) 孩子参加的才艺比拼、朋友单位举办的优秀评

点击进入下一页

朋友圈中的投票信息五花八门。截图来自微信朋友圈

原标题:朋友圈拉票衍生“专业投手” 拼人气还是在营销?

中新网北京12月9日电(汤琪) 孩子参加的才艺比拼、朋友单位举办的优秀评选、父母参加的老年书画大赛……面对朋友圈中五花八门的“求投票”“求点赞”信息,你是投,还是不投?这种与拉票捆绑的评比,究竟是比实力,还是拼人脉?专业刷票背后有何利益链条?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进行了调查。

求赞拉票的“朋友圈烦恼”

近年来,求赞拉票成了社交网络中的流行现象。近日,湖北武汉市的武汉中学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起该校2016年课本剧大赛的投票,以此选出最具人气海报及节目。短短一天之内,50人左右的班级,最多的获得了近4000票,最少的也有400多票。

求赞拉票本来是在拼人气,但是,也成了一些人“朋友圈中的烦恼”。家住北京的余红就对此感到不耐烦,她的朋友圈里,朋友的孩子比赛要投票,朋友的外甥争当环保小卫士要投票,还有一些更加复杂的关系,反复在朋友圈里拉票、求转发。“这完全就是拼亲戚、拼好友、拼人际关系。”余红对中新网记者感慨。

尽管她嘴上说坚决不投,但遇到一些“抹不开情面”的关系时,余红还是不得不投上一票。

“要么是同学,要么是朋友,别人都投了,而且在群里截屏表示已投,剩下我一个人,怎么好意思不投?”她无奈地说。

点击进入下一页

50人左右的班级,最多的获得了近4000票。截图来自武汉中学微信公众号

投,还是不投?这是个困惑

面对微信朋友圈里的投票信息,每个人都在面临抉择。家住江西的舒敏坦言,“真的很不喜欢微信投票,可即使不喜欢,还要去做,这大概是信息社会环境下的一种悲哀吧。”

根据今年年初腾讯发布的2016版《微信数据化报告》显示,超过九成微信用户每天都会使用微信,半数用户每天使用微信超过1小时;拥有200位以上好友的微信用户占比最高,61.4%用户每次打开微信必刷“朋友圈”。

如今,个人的社交活动对QQ、微信等互联网应用越来越依赖,人们往往难以量化彼此的熟悉程度,形成一种“朋友圈即朋友”的概念。

中山大学哲学系在读博士、媒体评论员彭晓芸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认为,这是因为大部分人的“边界感”不强。

“很多人把请求别人投票看作是一个举手之劳,他不会认为这里有什么冒犯的意味。”彭晓芸表示,“如果是在边界感更为清晰的社会里,人们是不会冒昧地打扰别人的。”

她坦言,“在中国,很多人把这种举手之劳看成是人情社会里惯常的行为,彼此互相有求,最后见怪不怪,甚至变成不参与这个游戏的人才是怪的,这就是一种社会文化的隐形约束力。”

点击进入下一页

网上微信投票信息层出不穷。截图来自微博

比实力,拼人脉,还是在营销?

在武汉中学课本剧大赛的投票页面里,对于最具人气节目的投票,仅展示了班级、剧名及照片信息,对于没有现场看过表演的人来说,仅凭这些信息就能选出心中最佳吗?

对此,彭晓芸表示,非常严肃、正规的比赛是不可能由观众投票来决定谁的作品或表演是水平最高的。

“即便设置投票环节,也只是作为娱乐的手段,主办方为了让活动看上去更热闹,扩大其影响力。”彭晓芸认为,这样的转发、投票带有营销的意味。

如果把这种营销手段和自家孩子的评比挂钩,家长在朋友圈里求转发、拉票,逐渐演变成一场人际关系的比拼,彭晓芸认为,“把成年人社会的游戏潜规则运用到孩子才艺的评比上,是不妥当的。”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也对中新网记者表示,“这种投票对儿童身心健康成长是不利的,不管是在社会关系中,还是在人际关系中,人脉可能会起到作用,但正式的评选都不应用人脉来增加选票,这是不合理、不公正的。”

点击进入下一页

受访者微博下的评论聚集了微信刷票团队。截图来自受访者微博

刷票背后,利益链条被曝光

正如彭晓芸上述所说的,有些主办方为了让活动看上去更热闹,设置了投票环节。中新网记者发现,更有甚者会找技术人员刷票,在不影响评选结果的情况下,让票数“看上去很美”。

家住湖北武汉的刘双告诉中新网记者,他所在的事业单位曾进行过一次微信投票活动,最后因为技术人员的失误,一晚上刷出了10000多票,造成了不良影响。

而在网上搜索“微信投票”,很快就能出现“微信人工刷票”、“微信投票群”、“微信投票团队”等收费刷票的信息。

家住北京朝阳区的春信曾对微信拉票感到“神烦”,近日,当碰到需要为自己投票时,他在微博中写道:“犹豫要不要发群里给大家,还是发吧,脸皮呢,蹭一蹭就厚了。”值得一提的是,春信这条微博的评论中,有两条来自微信刷票团队。

据媒体报道,目前微信投票大多限定同一个微信号的投票次数,限制投票IP地址,这些门槛带火了“微信人工刷票”业务——每票标价0.15元到0.3元,代理人在网上揽客接单,后台派单,交给“投手”投票,最后利润分成,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已然产生,更有代理人夸口:手下有“投手”5万人,1小时涨2万票数不成问题。

而就在发起投票的第二天,武汉中学微信公众号第一时间发布《关于武汉中学2016课本剧大赛线上投票的说明》,该说明显示,微信投票只是节目综合评价活动的一部分,与班级课本剧表演名次、海报设计名次无关,严禁出现刷票等不诚信行为。

原本于12月9日0点截止的投票,在该说明发布后显示:投票已过期。(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新闻播报”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新闻播报,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新闻播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新闻播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